首页 »

刘慈欣:我只能写科幻,写不了别的

2019/11/9 15:52:55

刘慈欣:我只能写科幻,写不了别的

 

“科幻文学要是想产生世界影响,第一个条件是这个国家是一个世界强国。”谈起中国科幻的国际影响力,雨果奖获得者刘慈欣认为,这与国家的国力不无关系。21日下午,在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三楼,科幻作家刘慈欣《死神永生》英文版(Death’s End)揭幕,并在大中华区正式启动首发。

 

科幻的“存在感”来自国家实力

 

“三体”热度不减,得知下午的书展有刘慈欣的读者见面会,“磁铁”科幻迷们早就抱着厚重的《三体》三部曲在会场外排起了长队。“三体”已成为一个显著的文化现象,截至2016年6月底,2014年11月上市的《三体》英文版(The Three-Body Problem)全球累计发行量已超过16万册;系列作品第二部《黑暗森林》英文本(The Dark Forest)自2015年8月上市,在海外同样获得口碑销量的双丰收。此次上海书展,刘慈欣带来系列作品第三部《死神永生》英文版(Death’s End)首发。

 

《三体》三部曲是中国科幻“走出去”的重要标杆,提起科幻文学要如何才能更好地“走出去”,刘慈欣认为国家国力的强盛是基础,“这两年中国科幻输出到国外有很多原因,表面原因是有一些好的翻译,比如刘宇昆这样的,积极地介绍、推广科幻文学。另外,从比较深层的原因来看,随着中国的快速发展,比如莫言获诺贝尔奖,曹文轩获安徒生奖,不单是科幻小说,整个中国文化在世界上更有存在感了。”在刘慈欣看来,科幻文学与其他文学的本质差别在于,真正让科幻上升到世界高度的,只能是这个国家的国力。

 

“科幻反映的东西是世界性的。”刘慈欣以科幻中心从欧洲转移到美国为例,认为近几年西方开始关注中国科幻,正是因为中国的国家实力在变强。

 

《死神永生》英文版首发现场。

 

中国科幻缺读者、缺作者

 

继《三体》获得有幻想文学界“诺贝尔奖”之称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之后,郝景芳的《北京折叠》21日同样斩获雨果奖,使媒体和公众的目光再度聚焦于国内科幻文学的发展。

 

刘慈欣对郝景芳的获奖并不感到意外,“她的作品有种独特的美学,又古典又前卫的感觉,这可能是其他作者所没有的。”提起获奖对中国科幻文学的影响,刘慈欣提到:“获奖能吸引国内的媒体、读者对科幻文学的注意力,虽然这两年大家对科幻文学更关注了,但即便如此,中国的科幻文学还是处于一种很低迷的状态。”

 

“中国科幻最缺少的就是读者,文学上我们不缺少什么东西,但我们缺少作者、缺少市场占有率。”刘慈欣担忧中国科幻发展所存在的问题,“像美国的科幻作家,有两三千人、三四千人,我国国内的科幻作家,长期写作、发表的就二三十人,这种作者的基数怎么能持续不断地产生好的科幻作品呢。”

 

在刘慈欣看来,科幻文学如果想在世界上获得承认,首先要在国内获得承认。“中国科幻要想走出去,要先在国内繁荣起来,国内的科幻文学要有一定的规模,在此规模上,产生出很多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品,这样才能真正地把科幻作为一种文化走出去。”

 

刘慈欣在现场签售。

 

以多元的方式表现科幻

 

提起年轻一代对“科幻”一词的理解,刘慈欣认为差别在于年轻的科幻作家对科幻的理解更加多元了。“我们以前的理解比较单一,像中国的科幻,有段时间就是为了科学普及,后来变成基于科学想象为主的文学作品,不像现在这么多元。国内的科幻,基本一个作家一个风格。”刘慈欣说,“有的人出于对文学的追求写科幻,有的人出于对科学的追求写科幻,有的人则把科幻作为反映现实的工具。每种理念都能产生好的作品。”

 

同样地,刘慈欣也认为科幻文学的出路,在于用多元的方式表现科幻,并将科幻从文学、小说、文字,向影视媒体转移,“科幻文学的发展要借助先进的媒体形式,我是用文字来表现科幻的,其实科幻更适合用画面来表达,文字本身更多是为影视媒体提供资源。”

 

科幻是刘慈欣的爱好和追求,他自述是从科幻迷成为一个科幻作家,因此作品“有很强的科幻迷色彩”。至于未来的写作计划,刘慈欣表示有很多选项,但也需要时间,未来在题材上会有别于“三体”,“现在很难有确定的选择,当然肯定是科幻,我只能写科幻,写不了别的。”

 

图片来源:张熠 摄 图片编辑:徐佳敏  编辑邮箱:1346742052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