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从孙杨的痛哭到傅园慧的搞怪

2019/11/9 15:52:56

从孙杨的痛哭到傅园慧的搞怪

里约奥运会开幕的第三天,中国队已经将更多金牌奖牌收入囊中。但在今天的社交媒体里,一位横空出世的“洪荒少女”抢了金牌的风头——在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,中国选手傅园慧以58秒95的成绩获第三,晋级决赛。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,傅园慧一段充满魔性的问答,经电视镜头传播之后迅速风靡网络,贡献了一波无比欢乐的表情包。她脱口而出的“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”,更是成为今日金句。

 

在奥运赛场上,像傅园慧这样的中国运动员形象并不多见。她当然也渴望胜利,那么长时间的刻苦训练,就为了等待这一刻绽放。她当然也艰苦卓绝,“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,我感觉我快死了”。她当然也重视这场比赛,在身体状况不太好的情况下,几个月来一直在恢复训练。但她的整个状态是放松的、释放的,甚至是个性张扬的。从她无比搞笑的表情、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脱口而出的一串串金句中,鲜明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。对于即将到来的决赛大战,她也表示没有压力,无欲则刚——记者问她“是不是对明天的决赛充满希望?”她再次脱口而出:“没有,我已经很满意了!”

 

傅园慧凭着这段采访视频爆红网络,被人们津津乐道,说明放松、释放、个性张扬的人格特征,在网络上尤其是在年轻人中具有巨大的号召力。性格形成虽然因人而异,但整体上都会受制于时代和社会背景,跟个人成长的外部环境密切相关。一般来说,在充满压力的成长环境中,人们容易形成压抑内向的性格。在宽松自由的成长环境中,人们就能够释放自我、张扬个性。那种阳光开朗、积极乐观、快乐张扬的性格,往往折射出时代和社会的进步,因为它说明人们更加自由,社会更加宽松了。

 

看了傅园慧在镜头前的欢乐表现,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前一天的孙杨。在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赛中,孙杨以0.13秒之差憾失金牌。赛后孙杨抱着熟识的媒体记者痛哭失声,“闻者心碎”,甚至使热闹的现场都一时间平静了下来。跟傅园慧相比,孙杨背负着“游泳队首金”和“中国队首金”的巨大压力。并且作为成名多时的宿将,他在众望所归之余,背负着更大压力要证明自我。在巨大压力之下憾失“首金”,使他情难自控。

 

孙杨拿到银牌还痛哭失声,傅园慧半决赛拿到第三就已经无限欢乐,其实这两者都是真性情的流露。具体情况不同,所以表现各异,他们都应该获得掌声和祝福,而不应该抑此扬彼。

 

体育运动并不单纯是体育运动本身,而是被赋予了更多精神和情感内涵,我们不应该否认,也不必回避这种客观事实。回想在许海峰首夺奥运金牌的年代,在中国女排勇夺五连冠的年代,体育健儿在运动赛场上披金戴银,给我们带来了多么巨大的精神鼓舞和情感振奋。而在1988年,中国奥运代表团兵败汉城的时候,奥运赛场上的失利,又给民族精神和民族心理造成了多么沉重的打击。

 

运动健儿在比赛场上的胜利,确实激励着我们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。那些艰苦训练、顽强拼搏的体育健儿,也用自己的担当,承担着这种神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。孙杨的痛哭,以及许多运动员在比赛失利之后的痛苦和泪水,并不完全是个人感情的流露,其背后多多少少都包含着沉重的家国情怀。对于这种宝贵的情感,我们应该珍惜致敬。

 

当然,时代在变,社会环境在变,人们的思想观念和个性特征也在变化。孙杨出生于1991年,傅园慧出生于1996年。有人说,1995年是个分水岭,95前和95后往往表现出不同的人格特征。起码从孙杨和傅园慧的赛后表现来看,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。中国更加年轻的95后一代,出生成长于一个更加宽松自由的物质、精神和文化环境之中。与前辈相比,他们更少包袱,更加乐观外向、开朗活泼。甚至对于一些非常艰巨的任务,他们也能够举重若轻,在放松释放的状态里,享受克服困难、争取胜利的过程。这种令人耳目一新的性格特征,背后是整个时代的自由和进步。

 

我们仍然需要比赛中所体现出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这是我们面对挑战时候伟大的力量来源;我们也需要傅园慧搞怪中所体现出来的放松和从容,来帮助我们放下包袱轻装上阵,既竭尽全力追求结果,又轻松愉快地享受过程。这样的奥运会,才能使我们既深感庄重和荣耀,又能享受它的无限欢乐和澎湃激情。

 

 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项建英